半瓶水的可怕

何謂半瓶水?意即對於一件事的認知程度距離完美還有很大的差距。

雖然沒人能在一件事或一個領域上達到完美的境界,努力不懈地學習與鑽研是一定要的,唯有這樣才能更加確保在做決策時不會出大問題。

半瓶水的可怕便在於自以為已經很懂,於是便做出決定,但其實裡面有很多的漏洞!不斷地自我鞭策,同時不斷地嘗試,是往前進的助力。可是在下決定,或者需要給予他人意見時,應當先傾聽外在的聲音,輔以自己的認識,最後才簽名蓋章。

只是怎樣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半瓶水?似乎只能藉由聆聽他人意見來瞭解。

繼續努力學習吧

過去、現在、未來

這天在協助大主管處理一些文件時,利用遇到有趣議題時,和他討論到目前的學術現況。目前用來評斷研究人員成就的標準是其發表的文章數目與等級,其他雜七雜八項目則是參考用。綜觀這次文件中待評研究人員的表現,平均而言,可以看出來自其他國家的研究人員發表較多的文章,至於等級則是所有人各有千秋。和大主管的討論,就從這個狀況開始。

由文章作者群來看,來自其他國家的研究員,其作者群組成並非單一實驗室甚至單一國家,反觀臺灣的研究員,其文章作者群則幾乎都是自己實驗室的人員,顯少看到跨團隊合作。這議題並非第一次討論,大主管過去和現在一直都認為,談合作時,利益該怎麼分。也由於利益不容易分,所以他對合作並非十分熱衷,甚至表示若要合作,一定要先將利益分配說清楚,才能開始合作。

在這天的討論中,他認為目前臺灣的成就,是過去數十年來的努力,同時這也代表過去的方式並沒有錯,繼續維持這樣的模式應是可行。而我則提出最近臺灣社會的幾個話題,包含臺北市長柯文哲提出廢除模範生的頒獎、中小企業業主不斷呼喊找不到勞工等等,這些話題的出現,表示現況是有需要修正的地方。

我們要緬懷歷史,由歷史中習得過去的經驗,但不應該是一成不變的套用它,因為時間是條不斷往前的直線,過去的種種,經過不斷的修改,才能適用於未來的狀況。在思考這點時,我意識到「改變」之所以困難,是因為它牽涉到「人」這個複雜的因素,若去掉這點,事情便相對容易多了。例如車輛的改變、行動電話的變化、生活中大大小小物品的革新,都是因為人們有需要,而且「要被改變的事物」不會出來抗議,所以可以變。

當要改革制度時,情況則會變的相當複雜,因為牽涉到「人」的「利益」。因為過去的制度,讓研究人員不習慣於團隊合作,因此要有十分傑出的表現時,通常需要經過很長時間的努力;若是可以透過團隊合作,集合眾人的力量,相對來說,容易於較短的時間裡獲得一定的成效。可是若有人提出要改革的論點,這些走過歷史的人通常會出來反對,他們會認為過去這樣做可行,為什麼現在或未來要變動?維持現況就好!

維持現況,一個在臺灣非常常見的口號。它不是不好,而是維持現況,真能讓未來更好嗎?似乎沒有人認真討論過這點。

食安論壇

為因應近年來在臺灣發生的許多食品安全問題,成大於今日舉行了一場小型的食安論壇,邀請幾位相關人事參與,包含一位美國夏威夷大學退休教授,他已經在中國北京進行有機農場耕種長達數年之久;臺灣山水米公司巫宛萍女士,該公司從事的是與農民契作,收購有機有善環境種植的稻米;臺灣屏東農業生物科技園區黃金城主任,其為臺灣南部農業發展重鎮。

今天說到的幾乎都是如何從源頭改善,包含有機栽種、對環境有善、減少化肥化藥使用等等,再談及原料產品的檢驗認證。在最後的 Q&A 時間,有位綠農公司的人分享該公司的現況主要是開發有機栽種薑的相關產品,以及在經營過程中遇到的問題;也有位於嘉義農村開設餐廳的小姐分享經營的困境等。

大家都提到,也知道,目前臺灣農業的困境來自於農民、農村,主要包含相關從事人員年紀過大、農民農村收入偏低等。但針對這部分,這天的論壇則很少著墨。

有個議題讓我感到興趣,「為什麼有機食品單價會比較高」?那位美籍農夫提出保險的概念,平常我們支付少少的費用,萬一需要有高額醫療支出時則由保險公司出面負責;食品也是一樣,平常吃的健康一點,可以減少發生重大疾病的機會。這點讓我聯想到牙齒口腔保健,平日做好口腔清潔、定期檢查,可以減少日後需要進行手術以維持口腔正常功能的機會!非常好的概念。

原本想提出一個概念與其他人討論,但由於論壇時間不長,因此沒有機會。該概念是:在臺灣,大家購買東西時都知道要注意保存期限,若能將健康的食品也做成像保存期限的概念,附註於商品上,讓它也成為消費者採購時的一個篩選指標,是否能增加購買意願,進而提升相關從事人員的收入?

另外有個想法是與化學藥劑或食品添加劑有關,大家都說天然的最好,含化學成份的物品最好不要出現在食品中,但後者是不容易達成的。如何用簡單的方式讓大眾知道這些物質對人體的影響為何?添加多少會有怎樣的影響等等。這些議題則應該是在教育上要著力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