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獨立評論】我既完美又脆弱:SNS時代的溝通方式如何改變我們?

來源: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70/article/8527
作者:陳禹仁

前一陣子,看到韓國知名藝人夫妻的離婚新聞,之所以會留下印象,是注意到雙方主要是透過文字訊息丟出自己的想法,而非面對面談彼此的離婚。

這讓我想起《重新與人對話》中的一個例子:如果你因為犯錯而跟別人道歉,會採取面對面或打電話的方式,還是選擇傳送文字訊息給對方?

我拿這個問題去問我的學生們,發現200~300人中,大約有2/3的人選擇傳送文字訊息。雖然有人表示要看情況嚴不嚴重,再採取適合的道歉方式,但是許多選擇傳送文字訊息的人,則是認為透過訊息道歉,可以讓雙方好好整理自己的想法,能夠有時間斟酌字句,檢視是否有不適當的文字,而將自己想說的話編輯至最好。相較之下,當面道歉時容易說出不該說的話,或是在短時間內做出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最後破壞彼此的關係。

這些想法,如果更進一步的發展,我們可以發現為什麼越來越多人不喜歡面對面的溝通或打電話。因為文字訊息不僅能夠重複編輯,減少犯錯,我們還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回應時間,避免他人隨意打斷自己手頭的事情,也能夠避免干擾別人的生活安排。雙方都可以用自己的節奏處理文字訊息,不用相約特定的時間地點,也不需煩惱該如何結束電話的交談,因此不會有面對面卻不知道要講什麼的尷尬,也不會有面對面等待對方組織想法的不耐煩。

文字訊息讓溝通變得更有效率,能夠大量降低溝通所花費的成本,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似乎讓每個人都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時間

這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的美好,但是如果文字訊息成為人與人之間的主要交流方式,我們是否會因為眼前的美好,而忽略背後所付出的代價?

Continue reading “【天下獨立評論】我既完美又脆弱:SNS時代的溝通方式如何改變我們?”

亞馬遜創新秘密 貝佐斯要求新產品推出前一定要先做這件事

(天下雜誌文章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Login.action?id=5095888)

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建立了一套在其他企業十分少見的規矩。前亞馬遜高層人員表示,這個習慣正是亞馬遜的創新根基。

新產品推出時,撰寫新聞稿不稀奇,可是產品還沒有生出來,就要準備好「未來新聞稿」?這合理嗎?為什麼貝佐斯要這樣要求團隊?

在亞馬遜創立初期,貝佐斯就要求團隊早早準備好「未來新聞稿」。他的想法是,這樣可以幫助團隊創造突破性革新、超越競爭對手。

新產品推出6個月前就要寫新聞稿

亞馬遜高層主管羅斯曼(John Rossman)在2002年3月加入亞馬遜之時,就得為Amazon Marketplace撰寫新聞稿;羅斯曼撰寫新聞稿的時間點,是在這項服務正式推出前整整6個月;這份文件的目的並不是供大眾閱讀,而是用來激勵內部團隊,讓團隊成員更加投入。

羅斯曼在為他的新書《Think Like Amazon》接受訪談時表示,「用完整的敘述寫下想法和提案,可以帶來更棒、更明確的想法,也能讓與想法相關的討論更有品質。」

到底是「未來新聞稿」要怎麼寫?

羅斯曼提出了4個原則,無論你的企業、產品、服務或計畫處於哪一個發展階段,它們都能為你和你的團隊帶來競爭優勢。

1、將新聞稿的發佈時間訂在未來

一如「未來新聞稿」之名,撰寫時應該假定產品已經推出,更重要的就是,應該假定產品已經在市場上取得成功。羅斯曼才剛剛加入亞馬遜,就得為6個月後才推出的服務撰寫新聞稿。

開始寫新聞稿之前,先問自己:這份新聞稿是為了多久以後撰寫?到了那個時候,成功是什麼模樣?

2、以顧客為起點

新聞稿應該解釋,為何這項產品可以改善顧客的體驗、它優於所有同類別產品之處,以及它如何讓顧客開心。

舉例來說,羅斯曼在Amazon Marketplace的未來新聞稿中寫道,「深夜時刻,賣家可以註冊、上架商品、收到訂單、讓顧客開心,就和亞馬遜這個零售商的做法一樣。」

亞馬遜極度重視它的顧客,你也應該極度重視你的顧客。極度重視顧客,代表永遠以顧客體驗為起點;未來新聞稿讓你和你的團隊有機會明確描繪,產品或想法交到顧客手中之時,會發揮什麼樣的效果。

3、提出明確又大膽的目標

人類登陸月球50週年即將到來,讓我忍不住想談談1961年5月、甘迺迪(John F. Kennedy)在國會演說中發表的未來新聞稿。他訂下了明確又大膽的目標,演說的口吻彷彿任務已經成功。甘迺迪說道,「這個國家應當全力實現此目標,在這個十年結束之前,將人類送上月球並安全返回地球。」

甘迺迪在萊斯大學的演說中,說得更加明確:「我們應該登上月球,去那個距離休士頓任務中心24萬英哩之遙的地方,我們應該建造超過300英呎高、和這個足球場一樣長、用全新合金打造的巨型火箭……」

你的登月任務是什麼?在你的未來新聞稿中,訂下明確又大膽的目標。

4、描述你克服的各項阻礙

羅斯曼表示,你應該「討論那些阻礙了成功、必須處理的問題」。正因為如此,未來新聞稿可以讓團隊明確地了解,他們得解決哪些問題才能達成目標。

描述團隊必須解決的問題,但先別擔心問題還沒有解決;羅斯曼表示,因為你還有時間。重點在於給予團隊成就感,並清晰地描述解決這些問題之後,世界會是什麼模樣。

貝佐斯要求,每一個團隊在推出新產品或新想法、或是決定跨足新市場之前,都得撰寫未來新聞稿。為什麼?因為創新絕非易事。那不是創造稍加改善的產品;真正的創新,是創造與眾不同的全新事物。

未來新聞稿就像是種強制力,強迫身為領導者或創業家的你,釐清你自己的願景。明確地表達你的願景,你的團隊亦將全力迎接挑戰。

歐洲臺灣生技協會之慕尼黑場

週六中午,報名參加由一群臺灣人創辦的歐洲臺灣生技協會舉辦的「德國生技業的職涯發展」講座,看看在生技界的人是如何發展自己的專業領域。

一位是在 Roche 擔任研發工作,聽她的介紹,Roche 在慕尼黑南部有個比 HelmholtzZentrum münchen 還大的研究院區,可怕!製藥業的廠商擁有的資本似乎深不見底!

Continue reading “歐洲臺灣生技協會之慕尼黑場”

市區探路

上個月原本要騎車去登記換汽車駕照,結果因為對路況不熟,以及騎單車搭配導航實在完全不行,所以沒有順利登記。雖然心裡有打算下週要搭車去,不過這天還是騎車去看一下,到底為什麼會騎不到那邊?

一樣,先用 Google 地圖的單車功能規劃一下,結果它仍舊給了不好的路線。當換成汽車模式時,反而就獲得比較正常的路線。這時再試一下最近購買的 Komoot,它給的路線就如同 Google 地圖的汽車模式,總算不枉花了我 590 元新台幣。

路線規劃好,那就實際上路試試導航功能。

因為到慕尼黑西南邊的路線最近騎了好幾回,對於方向感已經有良好的改善,所以這次騎起來當然沒有上一回那麼陌生。但是仍舊會發生 apple watch 上 Komoot APP 的指示慢半拍,雖然要接近路口時,會有震動指示,這部分我已經比較習慣。可是有另一個問題,就是例如當左轉後不久又要換方向時,手錶的指示跟不上!

單就導航部分下結論,那就是需要有隨時顯示的車錶比較實際。也許下次回臺灣時買一個 Garmin 車錶?應該是買一個手機架比較實際。

這天繞著繞著,應該是在 Sendling tor 附近,有塊空地正在施工,搭建許多房子或是叫帳篷?原來那邊就是 Oktoberfest 的主場地,超大!感覺到時候會很可怕!

腦袋什麼時候比較能工作?

這天是巴伐利亞邦的假日,沒有安排出遠門,也沒有安排採購活動,後者是因為大部分的商店今天關門不營業,所以這天是待在家裡的日子,放鬆的過一天,整理環境,看很多影集……。

前陣子在和二房東聊天時,他提到在德國,人們比較有時間思考自己想要什麼,要做什麼。經過這短暫的親身體會,我認為從臺灣來的我,在這邊的確是有比較多時間思考,主要原因是外面太多陌生的事物,在不熟悉的狀況下,我選擇待在家裡,自然就有比較多空閒時間。要是在臺灣,因為整個生活環境太熟悉了,就算是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時候,也會拿起電視搖控器看無聊的節目!

所以離開舒適圈,來到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太通的地方,實在是重新構思人生的好方法!?

自從有了 apple watch 後,為了達成 activity 的目標,我會盡可能每天都讓三個圈圈畫滿,包含:消耗 320 Kcal、運動 30 分鐘、不連續坐著 12 小時。

所以啦,即便放假日,也是穿上運動鞋到附近的英國公園走走。

也許之前都沒特別注意,這天才發覺我在散步時,腦袋並不是處在放鬆的狀況,也許和四處張望有關聯,不時東看看西看看,還要注意是路上狀況。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要再思考其他事情,好像效果會比較差?一個有趣的觀察。 Continue reading “腦袋什麼時候比較能工作?”

在國外看國旗

星期一晚上帶著相機去參加 TUM 臺灣學生舉辦的臺灣之夜,充當一場活動的攝影義工,最最感動的,莫過於看到學生們掛起的臺灣國旗!

雖然說主辦單位是臺灣學生,參與的人員則是聯合國,無論西方或東方人臉孔都可以看到,可以說是我在德國第一次參加非研討會式的活動。大約兩個小時的活動,主要是與其他國家學生分享臺灣學生準備的麻油雞以及愛玉,再加上自彈自唱的表演以及透過電視畫面介紹臺灣的風景。

站在辦活動的角度來看,這活動的豐富度不夠,但就是好玩有趣吧。

看到國旗會特別感動的一大主因,和臺灣在國際上的角色愈來愈模糊有關,愈來愈少的國家承認臺灣是一個國家。複雜的問題,連臺灣人自己都不見得承認臺灣是一個國家。 Continue reading “在國外看國旗”

生活的壓力與釋放

在慕尼黑,五月是個很多國定或邦定假日的月份,所以無論路上或者餐廳裡的人潮都比平常少,很多人都安排一星期甚或兩星期的假期,這其中包含我老闆。

星期五下班前,他跑到我們辦公室來,拉張椅子坐下後,詢問目前有關乾旱資料分析是否有任何進度或者卡在某個環節,那是現在 Nora 和我的主力工作之一。從四月初 Nora 把文章初稿寫出來後,老闆決定可以把基因體資料也放進去,要增加文章的豐富度及重要性,所以定了到五月底前的幾次進度報告。因此,我這段時間的壓力便來自於這個被提早的工作。

也許是我多心,也許是我猜錯,之前與老闆聊天時提到研究進度的報告模式,他說他喜歡實驗室人員有任何問題或進展時,主動與他討論。但這天我拿著不夠成熟的結果圖給他看,似乎他沒有太大的討論意願,大概是在放假前不希望多看這些惱人的事。 Continue reading “生活的壓力與釋放”

因為生病而偷懶

日記因為生病而停了好幾天,實在是個不怎麼好的藉口!

連假開始的第一天,還沒出門旅行,所以先採購準備好生活用品,以及出門帶的餐點。

這天特別的是,跑到想了幾次但一直沒成行的日本超市逛逛。很棒,怎麼同樣是外國超市,MIKADO 就比上海超市乾淨整齊,華興和香港超市還算乾淨,但東西實在太多太雜,感覺就不整齊。我覺得,我對日本的好感度實在很高!喜歡日本的整齊有治序,同時又和臺灣有很高度的相似性,但又喜歡歐洲這種不緊迫的生活步調,每個人的生活空間比起亞洲實在大上許多。

也許我該去北海道逛逛!

今年年初到日本一趟,到目前為止想到有三個遺撼,第一是沒有機會和 Chihiro 見面聊聊天,第二是不知道到德國買到的保鮮盒樣式不佳,第三就是忘記要品嚐「納豆」。所以這天在 Mikado 特地買了一盒回來試試。

它的味道沒有很吸引人,好像 Yuki 他們認為和臺灣的臭豆腐有異曲同工之妙。按照網路上看到的影片,每個包裝盒裡應該會有兩包醬料,一是芥茉,一是佐料,可是這天買到的並沒有,幸好上回吃白香腸多帶回來的佐料還剩一包。經過調味的納豆,吃起來的口感還不錯,我把它和中午的炒飯搭配一起吃。真的要說缺點的話,就是價錢有點小貴,一盒要一歐兩角!

日超真的很有趣,裡面的店員是日本人,也許是看到我這亞洲人面孔,她在特地包裝冷藏的納豆時,竟然用日文問我,從內容和動作來猜,應該是問我要不要袋子!

下次還想再去,只是不太知道要在那邊買什麼!!我只是想享受那種氣氛。

鏡頭回到昨天的 Bioinformatic club,因為覺得應徵上這個博士後工作,除了研究的表現外,也應該要有點額外的加分動作,所以在之前 Stefan 詢問有哪些人有意給 talk 時,我勾選了 Ja。在時間的安排下,這天的主持人就是我,內容則是挑了基因表現的分群探討。

之所以挑這主題的用意,主要是呼應之前及最近有點困擾的資料分析。借由準備討論內容,除了給聽眾一些概念,也讓我對於這主題有較明確的認知。

隨著準備內容不斷增加,我覺得對它的瞭解實在很少,所以總想這樣的報告內容和我的理想程度有點落差,或許這也是自信心不足在作祟吧。

聽完我的報告後,底下聽眾給的回應是這報告很棒 🙂

隨著與其他同事的討論次數增加,愈來愈有明確感受,之後前讀書學習時,對於應用方式的背景知識,我省略的比例太高了,所以用起來都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假期還有兩天,明天除非一早就下大雨,否則依照計畫搭火車去 Regensburg 和 Passau 走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