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

七月的時候給自己安排這個月中要帶單車去旅行,依著過去的記憶,買了德鐵的火車票,但沒有買單車車票,因為有攜車袋可以把車子打包當成行李帶著走。但那時又擔心東擔心西,不確定帶著那樣大件的行李上車是否會有位置,所以還找了列車座位資訊,研究該哪節車廂上去比較容易有大的空位可以放。

上週在臉書德國社群上看到帶單車來的臺灣人,分享他帶單車的經歷,其中提到需要給已經打包的單車額外買一張票,這讓我感到訝異,因為去年托爸媽帶單車來,並沒有幫它額外買票!所以立刻馬上尋找相關的規定,可是在德鐵網站上的資料僅提到需要給單車買票,但沒有提到打包後的單車如何計較。所以我寫封 Email 給德鐵,詢問相關到底要不要買票的事。想著想著,就覺得怎麼這麼麻煩~~~~

Continue reading “頓悟”

被起底

面對從未謀面的網友,我被起底了!感覺很糟。

的確,這部落格絕大部分文章都沒設密碼,尤其是近期的文章,那是種為心愛的人留一盞燈的意念吧,至少我一直是這麼認為。

可是拿這點和我討論,感覺十分差。

半夜裡的夢

也許最近想臺灣的事情多了,所以夜裡的夢也和臺灣有關。

昨晚有趣的夢是我以為自己放假放到忘記要回到工作崗位,半夜醒來過一會才意識到它是夢,因為我躺著的床並不是碧潭那張大床!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最近用在學術上的腦袋含量明顯是偏低的。上週參加科技部海外攬才的說明會,其中哥倫布計畫是我還有一次參加機會的計畫,明年若沒有提,之後就已經不符合它的預設年齡條件了!

倒不是真想回臺灣工作,而是可以藉由提計畫來統整自己的腦袋,以及找出一條未來可能可行的道路

Rosenheim 單車馬拉松之後

3 月時在 facebook 的慕尼黑單車社團上看到這個活動時,心裡想著去看看在德國的單車活動是個什麼模樣?中途補給站會不會提供啤酒而非水,所以思考了幾天後就報名 180 公里的組別,它是第二長距離的組別,最長的是 220 公里。

為什麼挑 180 公里?因為來德國之前單日最長騎過 220 公里,而來德國後的單車旅行也有單日 190 公里的紀錄,所以心想這 180 公里應該是可以勝任。結果…我錯了!

在前面 90 公里都還算可以,除了兩個坡度達 18% 的連續一公路上坡路段外,和其他車手的距離還不至於拉到非常大。可是在接近第 3 個休息點時,狀況就來了,體力大幅下降,當下腦袋想著的就是休息點要到了沒!

離開第 3 個休息點後,整個速度更是下降到均速 20 左右,中途幾個上坡更是下車用牽的!終於抵達第 4 個休息點時,竟然已經快到撤點的時間,剩下的飲料和食物寥寥無幾!

最後,我並沒有完成主辦單位規劃的正常路線,而是走第三組的路線,它的上坡路線比第四組少一點。最後的最後,在終點撤站前 10 分鐘,終於抵達終點。如果選擇第四組路線,大概騎回終點時,已經人去樓空。

Continue reading “Rosenheim 單車馬拉松之後”

走出低潮似乎不是一觸可即

上週在經過週一的進度報告以及週五的書報後,心情可以說是一路向下,經過週末的單車旅行四天後,有舒緩現象。這週依表定行程,昨天仍與老闆進行討論。在和他討論之前,我得說一直是處在低氣壓的狀態。討論完後,倒是有種釋放的感覺。

舒解的由來是討論的過程並沒有像我假想的那樣可怕,之所以會這樣預想是因為總覺得一直沒有做出成就。即便清楚的腦袋裡知道要解決目前的問題,不是兩個星期就會立刻有答案,但實務面卻覺得老闆總會預期我有新穎的回答。

讓心情長期處在失落的狀態,不僅對身體有害,對於工作上亦是種阻力。曾經有一陣子我覺得自己調適的不錯,但現在看來還有一段心理建設需要努力。

參與討論民主與紀錄片播映活動

從 6 月 9 日起,香港人對於港府的逃犯條例修正草案進行反對遊行活動,這幾天參與的人數逐漸上升,這天據稱接近 200 萬人上街遊行,宣示「反送中」!

不曉得是否為巧合或者有意同辦,慕尼黑哲五在昨天星期六下午辦了一場「防禦性民主」的講座,探討如何在民主的法律裡,加上防禦性的做法,使得不民主的事情不能影響到原本的民主,某些程度與香港的送中條例有關聯。

星期日這天則是參加上個月便買票報名的「我們的青春在臺灣」紀錄片播放活動,第一次在慕尼黑的電影院裡看電影,而且是來自於臺灣的電影。在這之前我只曉得這部電影,但對於細節則是完全不清楚。原來它是從兩位主角陳維廷和蔡博藝參與社會活動開始紀錄,中間遇到太陽花學運讓整部片進入另一段高潮。

Continue reading “參與討論民主與紀錄片播映活動”

缺乏成就感

這天手機裡的天下雜誌跳出一則通知「資深藝人賀一航因大腸癌過逝」,除了飲食因素外,壓力大也是造成大腸癌的原因之一,或者該說長期處於壓力大的狀態,對身體而言就是一種壓力,容易引發疾病。

而最近因為工作因素,自己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所以常出現腸道蠕動過快的症狀,還有尿液味道明顯改變。照這樣下去,我的身體也許也會加速變壞。

到底為什麼會有大壓力?主要是現在的研究內容已經拖好久,老闆也用力盯上,以前沒有的個人 meeting 現在成為每兩週一次的例行公事。

Continue reading “缺乏成就感”

和自己對話

5 月 22 日在 PTT 上的合購版搶到有人要開團合購 Netflix,因為 Netflix 似乎是鎖了 VPN 的功能,即便我用臺灣的 VPN 連上 Netflix,訂閱方案仍舊是以歐元計費,有點貴,所以一直沒有行動。剛好這次搶到,幸運。

重點是用了 1150 元新台幣開始訂閱後,先是回顧一下之前看過的美劇 Desinated Survivor,還看了一些小品劇,其實整體的經驗是很好的。其中一部 Tidying up 是由一位日本收納達人到美國家庭協助他們整理亂到不行的家。在收拾過程,Marie Kondo 會先帶領該家庭成員與房子對話。

這看到動作,讓我聯想到寫日記正是與自己對話的時候,探索內心在想什麼。

Continue reading “和自己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