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SB2018 結束

9 月 10 日到 14 日,從德國慕尼黑千里迢迢搭飛機又換火車,再利用接駁車,上午 7 點出家門到傍晚 7 點抵達目的地法國 Roscoff,12 小時的旅途,略遠!這趟旅程的目的,與大概 2 個月前 Pascal 提到這個研討會有關,最初不在意,直到一個月前才做報名、繳費等等的動作。

研討會全名是 International Plant System Biology,顧名思義就是以植物為主的系統生物學研討會。自從高通量定序逐漸普及後,龐大的資料催生出「生物資料分析」這門學問及相關研究人員。現在單純以分子生物實驗為內容的實驗室已經勢微,或多或少都要進到大數據的領域,以系統性方法分析整個生物或細胞裡的反應。

先撇開研究,從整個研討會安排來看,這次研討會參與的人數並不多,手冊裡的名單共列出 98 位成員。無法從名單看出成員成份,但從會議進行的討論過程及看面相,可能有接近一半是 PI。而且可以感受到很多 PI 都曾待過同一研究室,所以可以說是徒子徒孫的聚會。另外從乾或濕的實驗來區分,可能一半以上都是乾實驗為主,因為報告建構轉錄因子結合模式的人員相當多。

有趣的是開場演講者竟是當初我找博士後工作時的 PI,在美國 Duke 大學任教的 Philip Benfey。

上回在海德堡參加研討會時,已經有種可以的話要盡量與其他研究人員建立關係的體會,所以這次研討會我自覺有比上次研討會更開放一點,只是還是有遺珠之撼,例如沒有和 Phlip 或那位俄羅斯的學生對話上。另外,在和其他人聊天的過程中,到底該如何打開很多話匣子呢?總覺得有些人就是可以一直說一直說,我還是常常成為句點的那位!

Roscoff 是位在法國西北角的一個小港口,沒有仔細研究它的歷史,但看起來過去是個小漁港,當地利用潮間帶的生物做為主力漁產。對於待在慕尼黑久了的我來說,Roscoff 和臺灣有很像的飲食風格,這次研討會提供的餐飲中,海產的比例超高,不像在慕尼黑根本有海產可言!

此外,因為地理關係,Roscoff 的建築風格有點像英國(這是依據 Patricia 所言),以石頭建成的房子佔相當大的比例,而且不像目前為止我接觸過的德國建築,Roscoff 大多是獨棟別墅,小巧可愛。

再回到學術領域,從剛到 Pascal 實驗室時,接下要建構 Edge-score 模組的工作,無論那時或現在,對於計算公式都是一知半解,更別提自己建立。在這次研討會中,聽了一些人員的介紹,大概知道這件事是怎麼做的,首先要從已知的資料找出規律性,或者是找出固定參數,例如計算蛋白質表現時,得把蛋白質生成、降解甚至 mRNA 表現量通通列入考慮,經過分析資料後找出一個公式,再利用其他資料來計算到底這公式的適用性。這大概是這次研討會中我最大的收獲了。

另一個體會便是想要擴展學術圈的人際關係,只有貼 Poster 還不太夠,能上台介紹自己的研究成員才有直接的作用。而要做到這點,當然是得先有一定的成果,或者是有不同的見解文章發表。得加強自己的計算能力,以及在有限時間裡如何達到最大最佳的產出。

心情好?!

最近是趕要投稿到 Molecular Plant 的截止日,這星期除了星期一因為烤肉活動而晚回來,其他日子都是在生 data 而晚歸,是到德國來之後,工作時間最長的一週了!

有趣的是,上星期一直悶悶的心情,似乎在這週已經舒緩了,即便為了趕分析結果,心情仍舊維持愉快狀態。

工作環境好壞,對於員工的工作情緒及表現真的是有直接關聯。星期一烤肉聚會時,當天來面試 PhD 的學生亦一同參加,在與她稍微聊聊的過程中,得知她感受到這個地方工作氣氛很愉快,很希望有機會可以在這邊攻讀博士。

在最近稍微觀察老闆的言行舉止中,我發現 Pascal 對於員工表現不如預期,或者員工遇到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問題時,大多是抱著正面的回應,他會笑笑地幫人解圍,或者一起討論。也許是之前受大魔頭薰陶太久,甚至之前在東宇受蘇博影響,現在面對老闆時,總還是會有過去那種唯唯諾諾的緊張心態。 Continue reading “心情好?!”

豐田的 5 個為什麼

由豐田先生首先提出的構想,這內容實在太有意思了,透過 Why 的連續追問(why-why analysis),找出人事物背後隱藏的真實意義!

例:大野耐一運用5個“為什麼”分析
豐田汽車公司前副社長大野耐一先生曾舉了一個例子來找出停機的真正原因。
有一次,大野耐一在生產線上的機器總是停轉,雖然修過多次但仍不見好轉。於是,大野耐一與工人進行了以下的問答:
一問:“為什麼機器停了?”
答:“因為超過了負荷,保險絲就斷了。”
二問:“為什麼超負荷呢?”
答:“因為軸承的潤滑不夠。”
三問:“為什麼潤滑不夠?”
答:“因為潤滑泵吸不上油來。”
四問:“為什麼吸不上油來?”
答:“因為油泵軸磨損、鬆動了。”
五問:“為什麼磨損了呢?”
再答:“因為沒有安裝過濾器,混進了鐵屑等雜質。”

在一問一答之間,除了可以找出解決的方向,還具有增進效率、避免再犯等等的優點!

但就如 Eric Ries 於 The Lean Startup 一書中提到的,要避免變成五大互相指責大災難,所以公司要進行五個 why 的會議時,絕不是小角色代表出席即可。討論五個 why 時,參與的人要對於整個事件有明確的瞭解,否則只會淪為:「有效率地…做錯誤的事」!

參考 為什麼一為什麼分析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