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海面試心得一

接觸目前圈子外的人員,是拓展人際關係的唯一法則。在星期五與 Dr. Thomas Laux 以 Skype 面試後,有一點點不一樣的心得。

首先,也許都是德國人,他給我的感覺與 Wolfgang 有點相似。面對生物學研究的態度,他認為在實驗桌上驗證結果是非常重要的,相對的,數據資料分析只是這過程中的一個工具。以生物學的角度來談論,這樣的看法當然是正確。只是若能結合爆發性增加的數據資料與實驗結果,無論對於基礎實驗或者應用於改善人類與環境,都能有更加快速且準確的助益。

其次,他認為在訓練的過程中,是以將每一個研究人員訓練成具有獨立研究的能力為目標。如同行駛於筆直的高速公路上的車輛,大家都朝著目的地前進,中途遇到任何需要時,可以隨時找到並運用合宜的工具來解決問題。

再者,這也是我一直對於大魔頭有所不滿的地方,無論 PhD 或助理,都不是他人的奴隸,同一實驗室的成員,應該是彼此互相支援,而非直接使喚對方做某件事情。雖然大魔頭嘴上不承認,但給人的感受就是底下的人通通是他的奴隸,甚至他亦曾在某次研討會中提到,研究人員有很多隻手!

40 餘分鐘的面談,直接是由他針對我寄過去的資料開始提問,與我自行假想的模式有頗大出入。不過,還好還能在互動情況良好的狀態下維持一段時間。只是如他所說,動手做實驗比數據分析應該更重要,所以感覺上得到這工作的機會似乎不大。

日本行後記

在日本期間,黃所長透過 Line 傳了訊息,其中提到長谷部教授研究室有很多地方值得學習,成大這邊實驗室可以像他們一樣。但,我覺得像他們一樣的可能性不高,倒是其中一些精神是值得借鏡學習。

日本自然科學研究機構中的基礎生物學研究所(NIBB),其組織架構類似於臺灣中研院底下的植微所,但就我的觀察結果,NIBB 的資源要比植微所多上許多。既然在組織內容已經無法相比,又怎能像他們一樣呢?! Continue reading “日本行後記”

日本愛知縣岡崎市 12 日

Day 1: 搭乘國泰航空,第一次踏上日本國土。從中部國際機場往東岡崎的路上,第一個感覺是綠化程度很棒,無論田與田之間,或者河堤旁,都不像是臺灣這樣的緊密或蓋滿水泥!在與長谷部教授連繫的過程中,已經知道他會到車站接我,這點和我遇過的成大教授有很大差異!第一天,先稍微在實驗室停留,將此行主要目的和長谷部教授實驗室的人討論一番。由於語言的不通,第一天晚上最後是在 FamilyMart 買了飯團!

Day 2 – 5: 第二天開始,大部分時間是自己按著 WGCNA 教學網頁執行資料分析,在中午或傍晚時,Gergo 或兆立過來關心目前進度及是否遇到障礙。嚴格說來,這動作在臺灣也可以進行,但在日本做這分析時的最大一個感觸,就是可以專心做一件事,不會被其他零星瑣碎的事干擾。
Continue reading “日本愛知縣岡崎市 12 日”

看板原則

來自於「精實創業,用小實驗玩出大事業」一書的心得之一。

看板原則,又稱產能限制,此為改變產品(或者可以應用於其他各種方面的工作需求)開發順序的安排過程。原則如下:
將使用者故事(或者是工作進度)依完整性區分成四類

  • 待辦
  • 積極建構中
  • 完成(技術上認為完成的功能)
  • 接受驗證中

通過最後的驗證,其定義為:「確定故事是一個值得優先開發的好構想」。

重點:
在看板原則下,每一類故事都有固定的額度,隨著故事漸趨完整,它們會被重新歸類到另一類故事中,一旦這一類故事額滿了,就不能再接收其他新的故事。經過驗證的故事會從看板上被移除,若驗證的結果顯示這個故事並非一個好構想,就會將它從產品中剔除。

這樣的內容讓我聯想到目前進行的科學研究與論文撰寫,因為一個研究內容顯少為單一內容,常常是各式各樣的資料摻雜在一起而產生。在這過程中,常常是東摸一塊、西補一塊,最後湊成一份完整的報告。倘若執行者沒有良好的工作紀錄,又或者對於資料統整不夠盡心,很有可能發生過去已經完成的事,在需要結果的時候找不到,只好重新再來一次。
Continue reading “看板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