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裡的夢

也許最近想臺灣的事情多了,所以夜裡的夢也和臺灣有關。

昨晚有趣的夢是我以為自己放假放到忘記要回到工作崗位,半夜醒來過一會才意識到它是夢,因為我躺著的床並不是碧潭那張大床!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最近用在學術上的腦袋含量明顯是偏低的。上週參加科技部海外攬才的說明會,其中哥倫布計畫是我還有一次參加機會的計畫,明年若沒有提,之後就已經不符合它的預設年齡條件了!

倒不是真想回臺灣工作,而是可以藉由提計畫來統整自己的腦袋,以及找出一條未來可能可行的道路

走出低潮似乎不是一觸可即

上週在經過週一的進度報告以及週五的書報後,心情可以說是一路向下,經過週末的單車旅行四天後,有舒緩現象。這週依表定行程,昨天仍與老闆進行討論。在和他討論之前,我得說一直是處在低氣壓的狀態。討論完後,倒是有種釋放的感覺。

舒解的由來是討論的過程並沒有像我假想的那樣可怕,之所以會這樣預想是因為總覺得一直沒有做出成就。即便清楚的腦袋裡知道要解決目前的問題,不是兩個星期就會立刻有答案,但實務面卻覺得老闆總會預期我有新穎的回答。

讓心情長期處在失落的狀態,不僅對身體有害,對於工作上亦是種阻力。曾經有一陣子我覺得自己調適的不錯,但現在看來還有一段心理建設需要努力。

參與討論民主與紀錄片播映活動

從 6 月 9 日起,香港人對於港府的逃犯條例修正草案進行反對遊行活動,這幾天參與的人數逐漸上升,這天據稱接近 200 萬人上街遊行,宣示「反送中」!

不曉得是否為巧合或者有意同辦,慕尼黑哲五在昨天星期六下午辦了一場「防禦性民主」的講座,探討如何在民主的法律裡,加上防禦性的做法,使得不民主的事情不能影響到原本的民主,某些程度與香港的送中條例有關聯。

星期日這天則是參加上個月便買票報名的「我們的青春在臺灣」紀錄片播放活動,第一次在慕尼黑的電影院裡看電影,而且是來自於臺灣的電影。在這之前我只曉得這部電影,但對於細節則是完全不清楚。原來它是從兩位主角陳維廷和蔡博藝參與社會活動開始紀錄,中間遇到太陽花學運讓整部片進入另一段高潮。

Continue reading “參與討論民主與紀錄片播映活動”

缺乏成就感

這天手機裡的天下雜誌跳出一則通知「資深藝人賀一航因大腸癌過逝」,除了飲食因素外,壓力大也是造成大腸癌的原因之一,或者該說長期處於壓力大的狀態,對身體而言就是一種壓力,容易引發疾病。

而最近因為工作因素,自己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所以常出現腸道蠕動過快的症狀,還有尿液味道明顯改變。照這樣下去,我的身體也許也會加速變壞。

到底為什麼會有大壓力?主要是現在的研究內容已經拖好久,老闆也用力盯上,以前沒有的個人 meeting 現在成為每兩週一次的例行公事。

Continue reading “缺乏成就感”

焦慮 – 後記

前陣子(四月初)很有焦慮感,一部分原因來自於要介紹到紐約參加研討會的心得。這應該是很稀疏平常的事,但或許是因為要介紹的內容對我來說並非稀疏平常,它們是有關網絡分析,可以說近乎數學與資料結構,利用這些工具與理論來解釋生物的問題。後者我自認可以勝任,但前者仍需要很多的努力!

當然介紹參加研討會的內容不需要將幾天的演說完全重新呈現,而是要濃縮成精華,尤其是要讓聽眾能有所收獲,因此這也是最困難的地方。

四月八日介紹完後,有鬆一口氣的感覺,但介紹的過程並不理想,未引發聽眾很多的回饋。簡單且直覺的結論,就是我對這領域還很陌生,太多不瞭解的東西。

歐洲臺灣生技協會之慕尼黑場

週六中午,報名參加由一群臺灣人創辦的歐洲臺灣生技協會舉辦的「德國生技業的職涯發展」講座,看看在生技界的人是如何發展自己的專業領域。

一位是在 Roche 擔任研發工作,聽她的介紹,Roche 在慕尼黑南部有個比 HelmholtzZentrum münchen 還大的研究院區,可怕!製藥業的廠商擁有的資本似乎深不見底!

Continue reading “歐洲臺灣生技協會之慕尼黑場”

求職條件

前天在回家的公車上,拿出手機正好看到 HMGU 的新聞,其中提到要徵聘 2019 HPC 的人員。這讓我直接聯想到如果我要應徵,有哪些條件可以讓資方願意聘用我?迅瞬的聯想後,答案是「沒有」!

直到現在,自認為我做的東西大多是屬於技術性質,意即上面一個口令,我依該指示進行動作,找出可以的解決方案。但這樣的程度並不足以擔任一個創新的團隊領導者!

科學的進展是建立在許多人的努力,想要有更進一步的成就,最簡單的方法應該是集合眾人的知識,依此找出新的途徑。或許這可以用 deep learning 來形容,將許多的資料送進黑盒子裡,藉由某種未知的整理方式,最後找出未曾發現的形為模式。

到德國已經一年了,在產出上我覺得仍舊不足。

千算萬算不值天一劃

週票 vs 月票

從上個月底(11 月)開始,慕尼黑已經是下雪的季節。因為下雪時絕大部分的時間地面都是濕的,加上為了防滑,人行道及單車道上很多地方佈滿小礫石,基本上是不適合騎單車,尤其是騎細胎公路車。所以那時候我便買了 Isarkarten 的週票,心裡想的是總有放晴的好天氣,而且會持續一陣子,所以到時候便回復單車通勤的日子。結果直到今天,已經買了三週的週票,今天甚至買了第四週的票!這期間還偷吃步只買 2 到 3 圈的票,想說可以省一點錢。實際算起來,一開始買 1 到 3 圈的月票的錢,還比現在這樣花的少!好吧,待在德國的第一年,多繳的學費。

和德國人打交道

滴滴滴的馬桶終於在星期六掛病號了,從原本的涓涓細流變成小瀑布。原來進水調節器故障了,即便浮球浮上來,它仍舊賣力地工作,造成水箱有過多的水。這馬桶水箱的設計也很酷,過去沒看過。它的出水閥是中空的,水箱多的水便由中間流出去,不曉得是否就是為了現在的狀況而設計。

和二房東聯絡後,他說可以找工人來修,但確定要修前先告訴他價錢。就是這個多的動作讓情況變的稍微複雜,因為一來一往的時間很可能會拖到。但現在遇到比較大的狀況反而是不曉得到底該去哪邊找工人,傍晚去問 Hausmeister,在似懂非懂的情況下,大概知道她說我得自己和工人預約時間來檢修,而她並不知道工人的電話!麻煩

從 RA 變 technician

這天上午 Pascal 找我去他的辦公室交待三件事,一是回覆 New Phytologist 期刊的事,目前進行中;另一件比較殘酷,就是他們決定沒辦法讓 Namita 申請博士班。後者其實不意外,在他們沒有要求 Namita 提個 proposal 前,她的表現一切看起來都很得宜,但在準備 proposal 的過程及結果呈現,缺點就一覽無遺。我覺得她最大的問題在於缺少變通的能力,一直在牛角尖打鑽,除非給她明確的方向,否則很難繞出來。這部分和我有點像!

第三件事對我來說壓力就很大了,從剛來這邊工作時,接下的任務之一就是要計算 edge-score,現在一年快過了卻還沒有個影子!而 Pascal 提到前幾天他們與加拿大方面進行視訊會議,該實驗室最近即將送出一篇文章,有關人類蛋白質交互作用網絡。那篇會是投到高點數的期刊,因此勢必會對我正在做的工作產生影響,所以 Pascal 希望這篇文章至少在四月能送出去!

在他提這件事時,讓我聯想到以前大魔頭和蘇博給的評論,拖!動作慢!

事情設了截止日期就得使出全力完成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