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聖誕節及新年連假

從 12 月 22 日開始,這個連假放到 1 月 1 日,包含中間手動的請假 (27 及 28 日) 以及 HMGU 彈性放假 (24 及 31 日),連同六日一併計算,一共有 11 天的假!

為何說它可怕?因為如果沒有出門,我一整天待在房子裡是不會看到其他任何一個人,雖然廣播不斷播放,但就是種與世隔絕、獨居老人的生活。之前從軍隊新訓退訓以及離開中研院時,都有好幾個月待在家裡的生活,只是那時至少還有爸媽和爺爺奶奶在,每天都會見面,至少都會說上兩三句話,和這週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不是安排了去柏林四天的旅行,我就得繼續待在房子裡四天,天啊!

千算萬算不值天一劃

週票 vs 月票

從上個月底(11 月)開始,慕尼黑已經是下雪的季節。因為下雪時絕大部分的時間地面都是濕的,加上為了防滑,人行道及單車道上很多地方佈滿小礫石,基本上是不適合騎單車,尤其是騎細胎公路車。所以那時候我便買了 Isarkarten 的週票,心裡想的是總有放晴的好天氣,而且會持續一陣子,所以到時候便回復單車通勤的日子。結果直到今天,已經買了三週的週票,今天甚至買了第四週的票!這期間還偷吃步只買 2 到 3 圈的票,想說可以省一點錢。實際算起來,一開始買 1 到 3 圈的月票的錢,還比現在這樣花的少!好吧,待在德國的第一年,多繳的學費。

和德國人打交道

滴滴滴的馬桶終於在星期六掛病號了,從原本的涓涓細流變成小瀑布。原來進水調節器故障了,即便浮球浮上來,它仍舊賣力地工作,造成水箱有過多的水。這馬桶水箱的設計也很酷,過去沒看過。它的出水閥是中空的,水箱多的水便由中間流出去,不曉得是否就是為了現在的狀況而設計。

和二房東聯絡後,他說可以找工人來修,但確定要修前先告訴他價錢。就是這個多的動作讓情況變的稍微複雜,因為一來一往的時間很可能會拖到。但現在遇到比較大的狀況反而是不曉得到底該去哪邊找工人,傍晚去問 Hausmeister,在似懂非懂的情況下,大概知道她說我得自己和工人預約時間來檢修,而她並不知道工人的電話!麻煩

從 RA 變 technician

這天上午 Pascal 找我去他的辦公室交待三件事,一是回覆 New Phytologist 期刊的事,目前進行中;另一件比較殘酷,就是他們決定沒辦法讓 Namita 申請博士班。後者其實不意外,在他們沒有要求 Namita 提個 proposal 前,她的表現一切看起來都很得宜,但在準備 proposal 的過程及結果呈現,缺點就一覽無遺。我覺得她最大的問題在於缺少變通的能力,一直在牛角尖打鑽,除非給她明確的方向,否則很難繞出來。這部分和我有點像!

第三件事對我來說壓力就很大了,從剛來這邊工作時,接下的任務之一就是要計算 edge-score,現在一年快過了卻還沒有個影子!而 Pascal 提到前幾天他們與加拿大方面進行視訊會議,該實驗室最近即將送出一篇文章,有關人類蛋白質交互作用網絡。那篇會是投到高點數的期刊,因此勢必會對我正在做的工作產生影響,所以 Pascal 希望這篇文章至少在四月能送出去!

在他提這件事時,讓我聯想到以前大魔頭和蘇博給的評論,拖!動作慢!

事情設了截止日期就得使出全力完成才行!

健全的心態

從在微信租屋群組以及其他社群網站上刊登房間轉租廣告,到有人確定承租以及簽約這段時間,我覺得自己的心態似乎不是很健康,總是會把負面情況自行放大,雖然不至於影響日常生活,可是腦袋裡總是會想著萬一怎樣怎樣!

其實最近還是有類似的狀況,就是雖然已經簽約了,但我還沒搬走對方也還沒搬進來,對於傢俱的處置方式還不完全確定。是我太沒自信?還是天生杞人憂天?到底這樣的思考方式是到德國後才有,還是之前就已經存在只是沒有明顯感受到?

今天在天下雜誌網站看到一則文章「練習不生氣,放棄人生無謂的堅持」,其中提到

船在海上航行,總是潛伏著危機。只要不是攸關生死的問題,以「小事」視之,就可以使心情沉穩下來,重新看待問題所在。
在人生的大目的下開闊地活著吧,那麼,所有問題都一定會變得很小。 Continue reading “健全的心態”

看似簡單其實不然

很多事單看別人做都會認為簡單,沒有特別大道理存在,但換成自己做時卻沒辦法達到預期中的目標,通常這中間的差距很大很大!

星期六因為天氣預報指出會變天,加上最近花費有點大,所以取消原本的出門旅行,改成採購準備一些生活用品,其中一項就是要把腳踏車輪圈偏擺的問題解決好,因此還特地到遠方我知道有賣單車用品的超市一趟,花了將近 20 歐元買煞車皮以及工具組。

星期日,頂著零下 3 度的低溫及下雪,在陸橋下調整單車。結果,事情總是不如預期。首先是那工具組裡附的六角扳手尺寸太大,和現在這台單車的鎖孔不合,不能換煞車皮。接著依著之前看了數次的教學影片調孔輻條,結果轉來轉去還是沒有動靜,甚至發現其中一條已經斷了,沒有接在軸心的位置!超慘!昨天沒有再把它固定,現在想想這樣危險性很高,應該至少用繩子綁起來。 Continue reading “看似簡單其實不然”

合作

在 Pascal 的帶領下,一行四人前往 TUM 拜訪 Dr. Julia Mergner,要詢問他們有關利用他們的 proteome 及 transcriptome 資料及合作的事宜。

第一次看到教授帶著自身的研究成果,拜訪其他的研究員。原本我以為 Dr Julia Mergner 及另一位參與的人員是教授級,回到 HMGU 後一查才知道,他們都是博士後研究員。這種事在臺灣幾乎不會發生,由教授和博士後研究員針對研究合作進行討論!

看著兩位博士後與 Pascal 針對科學的討論,真的深深覺得要成為高竿的研究員,對於自己的研究成果有百分之百的認識是基本功,還得要有舉一反三的能力!

至於對於剛加入這團隊的我,現在的任務就是多閱讀資料擴展認知,才有可能侃侃而談而不會出糗!

#43天

芳瑜在上次除夕聚餐時問我是否要一起去慕尼黑附近的 Ingolstadt outlet,因為最近該購物中心因應中國新年,有一系列的特價活動。原本是想去的,但現在還卡在租屋地獄,得把這個問題處理掉才行。昨晚回來還得到一個惡耗,前一天用視訊看房且說好要租的人,竟然反悔不租了!很煩……吳楠現在表示要我先把這件租出去,再來租他那間,不然這間會租不出去!二房東訂這種租金,實在有點扯。而我當初沒有想的很透徹,也是實在笨得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