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由「上一輩」說了算的事

太陽躲在雲後面,若隱若現的金黃色陽光曬著我眼睛所見的寬敞土地上麥田。

我穿著靴子和牛仔褲,跪在塵土飛揚的田裡,一手牽著黃金獵犬,另一手撫著草皮並環顧四周。我身後有個榖倉停著拖拉機,而眼前是一層層波浪般的山丘,好像這片土地無限延伸出去。這棟房子和周圍的房子全都是一層樓的磚屋平房,沒有任何高樓,沒有摩天大廈擋住你的視線,你可以看到白雲橫跨整片藍天,一種你會覺得好像是在油畫上才會見到景色。我甚至不記得我上次抬頭看到整片天空在我眼前展開是什麼時候,就好像是一個放大一百倍的IMAX螢幕一樣。我跪在那裡,聽著狗的喘息聲,停在這安靜簡單的片刻。
Continue reading “不該由「上一輩」說了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