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獨立評論】我既完美又脆弱:SNS時代的溝通方式如何改變我們?

來源: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470/article/8527
作者:陳禹仁

前一陣子,看到韓國知名藝人夫妻的離婚新聞,之所以會留下印象,是注意到雙方主要是透過文字訊息丟出自己的想法,而非面對面談彼此的離婚。

這讓我想起《重新與人對話》中的一個例子:如果你因為犯錯而跟別人道歉,會採取面對面或打電話的方式,還是選擇傳送文字訊息給對方?

我拿這個問題去問我的學生們,發現200~300人中,大約有2/3的人選擇傳送文字訊息。雖然有人表示要看情況嚴不嚴重,再採取適合的道歉方式,但是許多選擇傳送文字訊息的人,則是認為透過訊息道歉,可以讓雙方好好整理自己的想法,能夠有時間斟酌字句,檢視是否有不適當的文字,而將自己想說的話編輯至最好。相較之下,當面道歉時容易說出不該說的話,或是在短時間內做出會讓自己後悔的決定,最後破壞彼此的關係。

這些想法,如果更進一步的發展,我們可以發現為什麼越來越多人不喜歡面對面的溝通或打電話。因為文字訊息不僅能夠重複編輯,減少犯錯,我們還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回應時間,避免他人隨意打斷自己手頭的事情,也能夠避免干擾別人的生活安排。雙方都可以用自己的節奏處理文字訊息,不用相約特定的時間地點,也不需煩惱該如何結束電話的交談,因此不會有面對面卻不知道要講什麼的尷尬,也不會有面對面等待對方組織想法的不耐煩。

文字訊息讓溝通變得更有效率,能夠大量降低溝通所花費的成本,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似乎讓每個人都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時間

這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的美好,但是如果文字訊息成為人與人之間的主要交流方式,我們是否會因為眼前的美好,而忽略背後所付出的代價?

Continue reading “【天下獨立評論】我既完美又脆弱:SNS時代的溝通方式如何改變我們?”

荷蘭單車行 Day 1

這已經是上個月的事,找到請求原諒拖延的藉口是上個月底和這個月要處理搬家搬出搬入的事情!

8 月 15 日,天氣陰而無雨

從慕尼黑前往杜塞道夫的火車票是買在中午 12 點 50 分,所以一早不急著要趕往火車站,而是還有時間吃個早餐,以及確認一下單車與行李是否都帶了,別像上回騎車到 Hallstatt 一樣,忘了帶充電器!

這次旅行並不是第一次帶單車搭上德鐵 ICE,但出發前在臉書粉絲團上看到有人分享他從臺灣帶單車來的經驗,文中提到無論怎樣的單車都需要買票才能上 ICE,這讓我感到緊張,因為去年從佛萊堡回慕尼黑時,我用攜車袋把分解的公路車裝上,並沒有買票就直接搭乘回來。但該位仁兄提出這樣的資訊時,讓我在出發前一陣子就不斷找尋相關規定,畢竟萬一因為單車不能上火車,那整個旅行都會受很大影響。

可是無論再怎麼查,都沒看到 DB 官方很明確的說法,官網上寫到單車要買票,而且要有掛單車車廂的班次才能上,但又寫到折疊式或包裝起來的單車,可以放在行李架上或座位下則不收費。另一論壇上卻有著如同該位臺灣仁兄的說法,單車一律要買票。然而在其他歐洲售票網上寫到德國境內火車不需要買票。總之,沒有找到十分正確的規定。在尋找規定的同時,我亦寫了 Email 到 DB 官方系統詢問,出發的前兩天收到回信,內容就如同之前看到的規定,折疊式與打包起來可以收納行李架的單車無需買票。

這樣曖昧不明的狀況持續困擾我好一陣子,然而就在出發前兩天,突然有所頓悟,為什麼要讓這不明確的因素影響我?單車打包是勢必會做,原則上依打包車不買票的規定走,若需要買票就立馬去買一張!船到橋頭自然直,尤其是不可抗力的事,就順其自然吧。

所以 15 日早上裝好蟲蛹包和攜車袋後,便騎著 Defy3 前往中央火車站。為了方便選位,我提早了近一小時到車站,拆車打包等待。在列車允許登車後,沒有遇到任何阻力的我就帶著單車上火車了!附帶一提,不知道是否因為國定假日的緣故,這班車爆滿,有些人是沒座位的。因為帶著超大行李的緣故,所以我挑了空位較大的殘障車位,一開始幾站都還可以坐,但一小時後列車隨車人員過來要我和另一位坐殘障車位的人讓位,因為有實際需求的人要使用。這邊得說我一開始選位的時候沒設想好,若坐對面座位就沒這困擾了!

就這樣在走道上半坐半站的過程中,經過近 5 小時車程,終於抵達第一日的目的地:杜塞道夫!

為什麼會選杜塞道夫為第一站?因為它是全德國裡最多日本人居住的城市,據說有日本一條街,可惜因為到的時間較晚,一來已經構想好要去喬安之前說的 Dritan Alsela 咖啡店朝聖,二來還得吃晚餐,因而沒有太多時間在這個城市多逛。

為了找 Dritan Alsela 還花了點時間,據導航指示已經到目的地,但東找西盼就是沒有,後來才發現它沒有招牌,但店不小!裡面的裝潢擺飾很有風格,但說不出一個名堂,這不是我的專業。那天喝的 Cappuccino 不是很重口味,可是我喜歡。因為肚子餓,多點了一可 Croissant,這個也好吃,整體評價是高的!

離開咖啡店時已經晚上七點多,研究一下晚餐及路線後,決定先過去這陣子因為聲援香港反送中而有中國學生出來表示要抵制消費的珍珠奶茶店買飲料,再去日本餐廳吃晚餐。Teamate 這家店是臺灣人開設的,點飲料的時候我是直接用中文,超久沒這樣點東西了!烏龍奶綠,微糖,正常冰!為了響應環保,他們提供的吸管是竹子做的。

在出發前一天我研究一下杜塞道夫的日本餐廳,原本選定 Namiwa 拉麵店,結果週四沒開!最後選的是連鎖店 Eat Tokyo。感覺尚可,蕎麥麵好吃,但用餐環境沒有很喜歡。不過服務人員態度很日本,即一直笑臉迎人,還不錯。

吃完晚餐後,在萊茵河旁的國王大道牽著車子漫步一會,可惜沒找到地方坐下來喝奶茶!

這天在騎車里程不多的情況下結束,第二天是騎車旅行的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