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悟

七月的時候給自己安排這個月中要帶單車去旅行,依著過去的記憶,買了德鐵的火車票,但沒有買單車車票,因為有攜車袋可以把車子打包當成行李帶著走。但那時又擔心東擔心西,不確定帶著那樣大件的行李上車是否會有位置,所以還找了列車座位資訊,研究該哪節車廂上去比較容易有大的空位可以放。

上週在臉書德國社群上看到帶單車來的臺灣人,分享他帶單車的經歷,其中提到需要給已經打包的單車額外買一張票,這讓我感到訝異,因為去年托爸媽帶單車來,並沒有幫它額外買票!所以立刻馬上尋找相關的規定,可是在德鐵網站上的資料僅提到需要給單車買票,但沒有提到打包後的單車如何計較。所以我寫封 Email 給德鐵,詢問相關到底要不要買票的事。想著想著,就覺得怎麼這麼麻煩~~~~

Continue reading “頓悟”

被起底

面對從未謀面的網友,我被起底了!感覺很糟。

的確,這部落格絕大部分文章都沒設密碼,尤其是近期的文章,那是種為心愛的人留一盞燈的意念吧,至少我一直是這麼認為。

可是拿這點和我討論,感覺十分差。

亞馬遜創新秘密 貝佐斯要求新產品推出前一定要先做這件事

(天下雜誌文章 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Login.action?id=5095888)

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建立了一套在其他企業十分少見的規矩。前亞馬遜高層人員表示,這個習慣正是亞馬遜的創新根基。

新產品推出時,撰寫新聞稿不稀奇,可是產品還沒有生出來,就要準備好「未來新聞稿」?這合理嗎?為什麼貝佐斯要這樣要求團隊?

在亞馬遜創立初期,貝佐斯就要求團隊早早準備好「未來新聞稿」。他的想法是,這樣可以幫助團隊創造突破性革新、超越競爭對手。

新產品推出6個月前就要寫新聞稿

亞馬遜高層主管羅斯曼(John Rossman)在2002年3月加入亞馬遜之時,就得為Amazon Marketplace撰寫新聞稿;羅斯曼撰寫新聞稿的時間點,是在這項服務正式推出前整整6個月;這份文件的目的並不是供大眾閱讀,而是用來激勵內部團隊,讓團隊成員更加投入。

羅斯曼在為他的新書《Think Like Amazon》接受訪談時表示,「用完整的敘述寫下想法和提案,可以帶來更棒、更明確的想法,也能讓與想法相關的討論更有品質。」

到底是「未來新聞稿」要怎麼寫?

羅斯曼提出了4個原則,無論你的企業、產品、服務或計畫處於哪一個發展階段,它們都能為你和你的團隊帶來競爭優勢。

1、將新聞稿的發佈時間訂在未來

一如「未來新聞稿」之名,撰寫時應該假定產品已經推出,更重要的就是,應該假定產品已經在市場上取得成功。羅斯曼才剛剛加入亞馬遜,就得為6個月後才推出的服務撰寫新聞稿。

開始寫新聞稿之前,先問自己:這份新聞稿是為了多久以後撰寫?到了那個時候,成功是什麼模樣?

2、以顧客為起點

新聞稿應該解釋,為何這項產品可以改善顧客的體驗、它優於所有同類別產品之處,以及它如何讓顧客開心。

舉例來說,羅斯曼在Amazon Marketplace的未來新聞稿中寫道,「深夜時刻,賣家可以註冊、上架商品、收到訂單、讓顧客開心,就和亞馬遜這個零售商的做法一樣。」

亞馬遜極度重視它的顧客,你也應該極度重視你的顧客。極度重視顧客,代表永遠以顧客體驗為起點;未來新聞稿讓你和你的團隊有機會明確描繪,產品或想法交到顧客手中之時,會發揮什麼樣的效果。

3、提出明確又大膽的目標

人類登陸月球50週年即將到來,讓我忍不住想談談1961年5月、甘迺迪(John F. Kennedy)在國會演說中發表的未來新聞稿。他訂下了明確又大膽的目標,演說的口吻彷彿任務已經成功。甘迺迪說道,「這個國家應當全力實現此目標,在這個十年結束之前,將人類送上月球並安全返回地球。」

甘迺迪在萊斯大學的演說中,說得更加明確:「我們應該登上月球,去那個距離休士頓任務中心24萬英哩之遙的地方,我們應該建造超過300英呎高、和這個足球場一樣長、用全新合金打造的巨型火箭……」

你的登月任務是什麼?在你的未來新聞稿中,訂下明確又大膽的目標。

4、描述你克服的各項阻礙

羅斯曼表示,你應該「討論那些阻礙了成功、必須處理的問題」。正因為如此,未來新聞稿可以讓團隊明確地了解,他們得解決哪些問題才能達成目標。

描述團隊必須解決的問題,但先別擔心問題還沒有解決;羅斯曼表示,因為你還有時間。重點在於給予團隊成就感,並清晰地描述解決這些問題之後,世界會是什麼模樣。

貝佐斯要求,每一個團隊在推出新產品或新想法、或是決定跨足新市場之前,都得撰寫未來新聞稿。為什麼?因為創新絕非易事。那不是創造稍加改善的產品;真正的創新,是創造與眾不同的全新事物。

未來新聞稿就像是種強制力,強迫身為領導者或創業家的你,釐清你自己的願景。明確地表達你的願景,你的團隊亦將全力迎接挑戰。

半夜裡的夢

也許最近想臺灣的事情多了,所以夜裡的夢也和臺灣有關。

昨晚有趣的夢是我以為自己放假放到忘記要回到工作崗位,半夜醒來過一會才意識到它是夢,因為我躺著的床並不是碧潭那張大床!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最近用在學術上的腦袋含量明顯是偏低的。上週參加科技部海外攬才的說明會,其中哥倫布計畫是我還有一次參加機會的計畫,明年若沒有提,之後就已經不符合它的預設年齡條件了!

倒不是真想回臺灣工作,而是可以藉由提計畫來統整自己的腦袋,以及找出一條未來可能可行的道路

Rosenheim 單車馬拉松之後

3 月時在 facebook 的慕尼黑單車社團上看到這個活動時,心裡想著去看看在德國的單車活動是個什麼模樣?中途補給站會不會提供啤酒而非水,所以思考了幾天後就報名 180 公里的組別,它是第二長距離的組別,最長的是 220 公里。

為什麼挑 180 公里?因為來德國之前單日最長騎過 220 公里,而來德國後的單車旅行也有單日 190 公里的紀錄,所以心想這 180 公里應該是可以勝任。結果…我錯了!

在前面 90 公里都還算可以,除了兩個坡度達 18% 的連續一公路上坡路段外,和其他車手的距離還不至於拉到非常大。可是在接近第 3 個休息點時,狀況就來了,體力大幅下降,當下腦袋想著的就是休息點要到了沒!

離開第 3 個休息點後,整個速度更是下降到均速 20 左右,中途幾個上坡更是下車用牽的!終於抵達第 4 個休息點時,竟然已經快到撤點的時間,剩下的飲料和食物寥寥無幾!

最後,我並沒有完成主辦單位規劃的正常路線,而是走第三組的路線,它的上坡路線比第四組少一點。最後的最後,在終點撤站前 10 分鐘,終於抵達終點。如果選擇第四組路線,大概騎回終點時,已經人去樓空。

Continue reading “Rosenheim 單車馬拉松之後”

走出低潮似乎不是一觸可即

上週在經過週一的進度報告以及週五的書報後,心情可以說是一路向下,經過週末的單車旅行四天後,有舒緩現象。這週依表定行程,昨天仍與老闆進行討論。在和他討論之前,我得說一直是處在低氣壓的狀態。討論完後,倒是有種釋放的感覺。

舒解的由來是討論的過程並沒有像我假想的那樣可怕,之所以會這樣預想是因為總覺得一直沒有做出成就。即便清楚的腦袋裡知道要解決目前的問題,不是兩個星期就會立刻有答案,但實務面卻覺得老闆總會預期我有新穎的回答。

讓心情長期處在失落的狀態,不僅對身體有害,對於工作上亦是種阻力。曾經有一陣子我覺得自己調適的不錯,但現在看來還有一段心理建設需要努力。